穷蟬

尝试发刀

#飞鸟症(患者生命走到尽头会出现一只承载该患者执念的白色飞鸟,白鸟会不顾一切回到患者生前最爱的那个人面前。)
#倪x峰(日常ooc)


初秋,长廊旁的银杏还未泛黄,
一切都还是盛夏的模样。

他抱着一摞物理学案,快步穿梭在老旧的教学楼内。虽是入秋,可这恼人的太阳还是照的大地透不过气来。

他爬上了五楼,早已是大汗淋漓,心脏正剧烈地跳动。无意间瞥见正对楼梯的办公室。

是他。
他手边放着一盏茶杯,茉莉花茶的清香不停沁出,环绕在其身畔。午后的阳光争相从窗缝里挤入,洒在他的身侧。

如翩翩公子一般,不急不躁,不慌不恼。

他转而看向自己,一身臭汗,疲惫不堪。
他轻叹,灰溜溜的向任课班级走去。他那样美好,自己不愿也不敢打扰这个安静淡雅的灵魂。

时光还是按照着预定的轨迹向前去。天气早就不热了,秋风飒飒,吹落了大把火烧的叶。
倪珂就像是病了一样,只要一看见那个男人就会热得发慌,好似整张脸都被火烧了起来。

他从未和他说过一句话,但每一次不经意地注视都好像彼此传输了千言万语。

他撞上了倪珂的视线,淡淡一笑,只留下茉莉花茶的清香。
倪珂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趁耳尖还未红透快步离开。

他有些疑惑转头看向倪珂,却只是看见了一个匆忙的背影。

“真是个怪人。”

倪珂躲在墙后,右手揪起了心脏前的布料,已是满头大汗。

长廊旁的树已经掉光了叶,肃杀的气氛回荡在整个校园。
这个冬天很冷,他将自己用重重厚衣包裹在一起,大步向办公室走去。

开了空调,待到周围的空气暖和起来后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个古怪的物理老师了。

“嘭嘭”
他循声望去,看见一只奇怪的白色飞鸟正击打着窗户。正觉奇怪,想走近去看,却被手机亮起的消息拖住脚步。

他转头忙起了回复自己女朋友的任务,将白色飞鸟的事抛置于脑后。
飞鸟力不从心,敲击的力越发微弱,最后化作光斑,融于空气之中。

“你等等,我这里有只很稀奇的白鸟....”他转过头来看着窗户,

“咦,不见了...”
“算了,不管了吧。”


倪珂费力地呼吸着,双眼还注视着白鸟离去的方向。
困意涌上心头,
他终是沉沉睡去。

一旁的心电图转化为一根直线,
风还在刮,用力击打着窗户,窗外是一派灰不见底的景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