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蟬

(极限挑战)猪羊


极限挑战
猪羊cp (罗志祥X张艺兴)
剧情全靠脑补
脑洞就是我的生命之舟_(:з」∠)_



——————————————
“嗯...”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罗志祥站在镜头的可视区域伸了一个大懒腰。相比起第一期在镜头前的唯唯诺诺,如今可真是放得太开了。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跟随着自己移动的红外线,暗了暗眸。虽说自己是乐天派,可谁又有无尽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总是会累的。

“哎呀...还是早点睡吧。”罗志祥揉揉自己的眉心,最近明显感觉力不从心了,特别是在他的面前...

无论是在游戏里,或是在游戏外,他从未对他说过谎。

他仍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他带着软糯糯的声音,轻轻抱住自己:“小猪哥你好,我我我是你的粉丝!!”

而他也只是做到了一个前辈对该做的,回了礼,松手,一切都只是一个过场。

只是那孩子身上淡淡的清香一直环绕在自己心间,与那几个大哥不同,从起初,直到现在。

罗志祥揉揉睡意渐浓的眼,正爬上床——

“哥!!!!”砰砰砰的敲门声瞬间打乱思绪,门外边儿的人扯着嗓子喊道,似乎被什么牛鬼蛇神追着砍。

不过听声音似乎是他。

面对他,自己没有丝毫的怀疑。即使正处于心机节目组的游戏之中。

开了门,一个白衬衣少年瞬间闪了进来。“小猪哥哥哥哥哥....”他的声音还有些抖,“我房间里有只鸡......”他一个劲往罗志祥怀里靠,“哥你收留我一晚上行吗...”

真的跟只小绵羊一样。他无奈的摇摇头,轻拍着怀中人的背部:“好了嘛你猪哥在这里,鸡就给他压死好了!”

“谢谢哥!”绵羊轻轻笑了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

罗志祥僵在原地,直到感觉到双颊烧烧的,才快步走向厕所,关门声落下。

张艺兴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不过这里没有了那些可怕的尖嘴动物,自己也过的安心一些了。他展开四肢瘫在沙发上,懒懒的望着窗外的雨夜。

玻璃外沉闷的空气中逐渐落下水滴,溅开在地面,弥漫起一片水雾,附着在玻璃上,刻画下浅淡水痕。

睡意弥漫在房间里。他全然不顾四周的摄像头,沉沉睡去。

罗志祥索性洗了一个澡,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侧,浴巾慵懒敷衍的遮盖着若隐若现的物体。他看见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的绵羊,抿紧双唇,拿起浴室内的浴巾遮盖住了房间内四散的摄像头。

雷声隆隆,大雨滂沱,闷热感粘附在每个人的身上。

罗志祥轻轻抱起沉睡的绵羊,放在绵软的被窝内,看着艺兴身上在白日被搞的脏兮兮的衬衣...

“就一晚上...一晚。”他催眠着自己,轻轻替他解开了衬衣扣子。

看起来是感觉到皮肤的粘腻感褪去,绵羊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抱住了干燥舒适的被褥。

罗志祥解开浴巾,“伙计你可别这个时候兴奋啊...”他垂头望着“伙计”,湿漉漉的睫毛滴下水,他一咬牙,看着床上的人,“就一晚。”

“就说他梦游跑我床上了,”他自欺欺人道,“对,梦游。”

他光着身子爬上床,看起来有种做贼心虚的模样,“我就说我喜欢裸睡...”他的头靠在艺兴肩窝里,深吸一口,还是那股清香,缭绕不绝。

清香缭绕在自己身侧,睡意渐浓,正欲彻底放松,却突然被怀中的绵羊吓了一跳,他突然转过身来,死死贴住自己,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一声闷雷落下,怀中的羊将自己贴的更紧。

“怕雷声吗?”小猪迷糊道,“过来。”他毫无顾忌的将发抖的绵羊紧紧抱入怀中,下意识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乖,我在。”

绵羊似乎没有那么颤抖了,放松下紧绷的肌肉,任凭那人将自己揽入怀中。

雷声仍然未止,淅沥大雨将沉睡的城市笼罩,城市能做的只是接受并适应这一切。

同床之下,两人彼此相依,互相给予。雷声渐小,雨声渐弱...

一夜好眠。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