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蟬

沈老师就带着一种天然的,你想祸祸他的气质。
就你觉得不祸祸他吧,心里不是滋味。
你知道的吧

《杰幸》

脑洞——
每次都吃的是贼冷门的cp_(:з」∠)_


#杰幸#

“又是你吗?”绅士特有的温柔嗓音在这个人身上也是显露无疑。

幸运儿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泛着紫色的光。

“嗯...让我好好看看你。”杰克小心将满是刀刃的那只手藏在身后,用另一只轻轻托起幸运儿的下颔。

幸运儿拥有漂亮的绿色瞳仁,杰克根本无法将视线从他的眼睛上挪开。

幸运儿很害怕,但他分明从漆黑一片的面具眼窝里看到了杰克含笑的眼角。他恐惧的向后靠去,却被冰凉的刀刃抵住。

杰克凑到幸运儿的耳边,就连话语间也带着笑意:“别跑...”

幸运儿感觉自己被轻轻向杰克怀里推去,刀刃的锋芒似乎减小了不少。

幸运儿虽是害怕,但仍旧听话的抱住了杰克。

后者可以感受到他不停颤抖的身体。

杰克取下面具,轻轻在幸运儿眼角落下一吻。

幸运儿忍不住转头看向杰克,却被人用手摁住脑袋。

“不可以偷看绅士的脸哦,小笨蛋。”

尝试发刀

#飞鸟症(患者生命走到尽头会出现一只承载该患者执念的白色飞鸟,白鸟会不顾一切回到患者生前最爱的那个人面前。)
#倪x峰(日常ooc)


初秋,长廊旁的银杏还未泛黄,
一切都还是盛夏的模样。

他抱着一摞物理学案,快步穿梭在老旧的教学楼内。虽是入秋,可这恼人的太阳还是照的大地透不过气来。

他爬上了五楼,早已是大汗淋漓,心脏正剧烈地跳动。无意间瞥见正对楼梯的办公室。

是他。
他手边放着一盏茶杯,茉莉花茶的清香不停沁出,环绕在其身畔。午后的阳光争相从窗缝里挤入,洒在他的身侧。

如翩翩公子一般,不急不躁,不慌不恼。

他转而看向自己,一身臭汗,疲惫不堪。
他轻叹,灰溜溜的向任课班级走去。他那样美好,自己不愿也不敢打扰这个安静淡雅的灵魂。

时光还是按照着预定的轨迹向前去。天气早就不热了,秋风飒飒,吹落了大把火烧的叶。
倪珂就像是病了一样,只要一看见那个男人就会热得发慌,好似整张脸都被火烧了起来。

他从未和他说过一句话,但每一次不经意地注视都好像彼此传输了千言万语。

他撞上了倪珂的视线,淡淡一笑,只留下茉莉花茶的清香。
倪珂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趁耳尖还未红透快步离开。

他有些疑惑转头看向倪珂,却只是看见了一个匆忙的背影。

“真是个怪人。”

倪珂躲在墙后,右手揪起了心脏前的布料,已是满头大汗。

长廊旁的树已经掉光了叶,肃杀的气氛回荡在整个校园。
这个冬天很冷,他将自己用重重厚衣包裹在一起,大步向办公室走去。

开了空调,待到周围的空气暖和起来后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个古怪的物理老师了。

“嘭嘭”
他循声望去,看见一只奇怪的白色飞鸟正击打着窗户。正觉奇怪,想走近去看,却被手机亮起的消息拖住脚步。

他转头忙起了回复自己女朋友的任务,将白色飞鸟的事抛置于脑后。
飞鸟力不从心,敲击的力越发微弱,最后化作光斑,融于空气之中。

“你等等,我这里有只很稀奇的白鸟....”他转过头来看着窗户,

“咦,不见了...”
“算了,不管了吧。”


倪珂费力地呼吸着,双眼还注视着白鸟离去的方向。
困意涌上心头,
他终是沉沉睡去。

一旁的心电图转化为一根直线,
风还在刮,用力击打着窗户,窗外是一派灰不见底的景象。

语文老师和物理老师的小甜饼

*谨慎的飙车
(倪x峰)


那个看起来黑黑瘦瘦的语文老师正托着腮,双眼注视着电脑上的文档。半个小时了,愣是没敲出一个字儿。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最近满脑子都被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占据。就连做梦也是,不过梦里那人的五官更是模糊不清。语文老师是个唯物主义者,但确实是被这个诡异的现象吓怕了。

于是,他为此特地请了一下午的假,走进了学校附近一条没有什么人烟的小巷子里。

据说这里有个灵婆,对鬼神这档子事儿特别在行,虽然经常吓到从这里经过的学生,但人还是很热心的。语文老师四处询问终于是找到了灵婆的住址。

语文老师有些迟疑了,直愣愣的站在门口,手已经做出了敲门的动作,但就是迟迟没有落下。他正纠结着呢,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探出头来,眉头皱成了川字:“小伙子啊,你在我家门口这么老半天,被鬼上身了吗?”
“啊不不不不……”语文老师挠了挠头,“啊对,我最近感觉真的有个鬼一直跟着我的。”

“搞笑,我看你印堂发黑怎么会有鬼跟着你这么个糊涂蛋子。”老婆婆直言不讳道,她的视线在语文老师身上扫了好几圈,最后叹了口气“你可庆幸吧,你这副模样应该是要逢桃花了。”

语文老师听到这里惊喜的抬起头,眼睛里好像蹦出了小星星“真的吗!!我我我要有女朋友了吗!!”他此刻已经不管什么唯不唯物了,有什么比自己要有小媳妇儿更开心的事情呢。

他连忙道谢,于是头也不回的跑走了。灵婆扶着门,摇了摇头,兀自喃喃道:“谁告诉你是个女的了。”

语文老师回到家后洗了个香喷喷的热水澡,顺便脑补着自己的小媳妇儿长什么样。他试着回忆梦里的人影,奈何太模糊了,实在是看不清五官,不过好像是个短发。“看来我女朋友是个短发姑娘啊。”他嘿嘿傻笑道。

梦里,他再一次看见了那个人影,“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快要看清时,梦醒了。

语文老师相信这个梦是告诉自己今天就可以见到女朋友了,于是换上了他觉得最帅气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虽然还是很黑。

语文老师是一个班主任,如今他带的第二届学生已经升初三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自己就快要有女朋友了。

今天他接到了一个通知,好像是自己班的物理老师换了一个,看名字像是个女老师。Emmmmm...

他突然恍然大悟,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了!!他的小心脏有些不平静了,一种紧张感的兴奋感交错出现,“不行不行我要赶紧去看看。”他一溜烟跑出了办公室,通知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这时,同一个办公室的英语老师走了进来,一脸迷茫的看着冲出门去的语文老师,顺便捡起了地上的小纸条。

“哎…和我们班同一个物理老师啊…倪珂不是男的吗,这么兴奋干什么。”英语老师嘟囔着。

语文老师跑到了三楼,再往前走一步就是物理办公室了。他紧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突然,一个人影从远处向自己走近。与梦无二,语文老师的近视眼有些严重,人影没走近时,看起来是模模糊糊的。和梦里的场景重叠了,一个有着清爽短发的…慢着,这短发有些短过头了吧,语文老师突然害怕起来。人影穿过斑驳的树影,缓缓向他靠近。

一个带着圆圆的,大大的眼镜的老师出现在他的面前。印象里模糊的人像逐渐清晰,一个白白的,有些微胖的物理老师的模样刻在了语文老师的脑海里。

这是他们第一天相见的场景。

“我当时信了那个老婆子的邪。”语文老师此刻正被物理老师压在身下,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哦?没见到我之前,你觉得我是什么样子的?”
“我以为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物理老师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悄悄把力度加大了几分。
“啊啊,你…你轻点qaq”
“重吗?我用的可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的力气。”

“听说过薛定谔的猫吗?”
“我对你的感情亦是如此。”

(极限挑战)猪羊


极限挑战
猪羊cp (罗志祥X张艺兴)
剧情全靠脑补
脑洞就是我的生命之舟_(:з」∠)_



——————————————
“嗯...”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罗志祥站在镜头的可视区域伸了一个大懒腰。相比起第一期在镜头前的唯唯诺诺,如今可真是放得太开了。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跟随着自己移动的红外线,暗了暗眸。虽说自己是乐天派,可谁又有无尽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总是会累的。

“哎呀...还是早点睡吧。”罗志祥揉揉自己的眉心,最近明显感觉力不从心了,特别是在他的面前...

无论是在游戏里,或是在游戏外,他从未对他说过谎。

他仍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他带着软糯糯的声音,轻轻抱住自己:“小猪哥你好,我我我是你的粉丝!!”

而他也只是做到了一个前辈对该做的,回了礼,松手,一切都只是一个过场。

只是那孩子身上淡淡的清香一直环绕在自己心间,与那几个大哥不同,从起初,直到现在。

罗志祥揉揉睡意渐浓的眼,正爬上床——

“哥!!!!”砰砰砰的敲门声瞬间打乱思绪,门外边儿的人扯着嗓子喊道,似乎被什么牛鬼蛇神追着砍。

不过听声音似乎是他。

面对他,自己没有丝毫的怀疑。即使正处于心机节目组的游戏之中。

开了门,一个白衬衣少年瞬间闪了进来。“小猪哥哥哥哥哥....”他的声音还有些抖,“我房间里有只鸡......”他一个劲往罗志祥怀里靠,“哥你收留我一晚上行吗...”

真的跟只小绵羊一样。他无奈的摇摇头,轻拍着怀中人的背部:“好了嘛你猪哥在这里,鸡就给他压死好了!”

“谢谢哥!”绵羊轻轻笑了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

罗志祥僵在原地,直到感觉到双颊烧烧的,才快步走向厕所,关门声落下。

张艺兴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不过这里没有了那些可怕的尖嘴动物,自己也过的安心一些了。他展开四肢瘫在沙发上,懒懒的望着窗外的雨夜。

玻璃外沉闷的空气中逐渐落下水滴,溅开在地面,弥漫起一片水雾,附着在玻璃上,刻画下浅淡水痕。

睡意弥漫在房间里。他全然不顾四周的摄像头,沉沉睡去。

罗志祥索性洗了一个澡,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侧,浴巾慵懒敷衍的遮盖着若隐若现的物体。他看见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的绵羊,抿紧双唇,拿起浴室内的浴巾遮盖住了房间内四散的摄像头。

雷声隆隆,大雨滂沱,闷热感粘附在每个人的身上。

罗志祥轻轻抱起沉睡的绵羊,放在绵软的被窝内,看着艺兴身上在白日被搞的脏兮兮的衬衣...

“就一晚上...一晚。”他催眠着自己,轻轻替他解开了衬衣扣子。

看起来是感觉到皮肤的粘腻感褪去,绵羊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抱住了干燥舒适的被褥。

罗志祥解开浴巾,“伙计你可别这个时候兴奋啊...”他垂头望着“伙计”,湿漉漉的睫毛滴下水,他一咬牙,看着床上的人,“就一晚。”

“就说他梦游跑我床上了,”他自欺欺人道,“对,梦游。”

他光着身子爬上床,看起来有种做贼心虚的模样,“我就说我喜欢裸睡...”他的头靠在艺兴肩窝里,深吸一口,还是那股清香,缭绕不绝。

清香缭绕在自己身侧,睡意渐浓,正欲彻底放松,却突然被怀中的绵羊吓了一跳,他突然转过身来,死死贴住自己,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一声闷雷落下,怀中的羊将自己贴的更紧。

“怕雷声吗?”小猪迷糊道,“过来。”他毫无顾忌的将发抖的绵羊紧紧抱入怀中,下意识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乖,我在。”

绵羊似乎没有那么颤抖了,放松下紧绷的肌肉,任凭那人将自己揽入怀中。

雷声仍然未止,淅沥大雨将沉睡的城市笼罩,城市能做的只是接受并适应这一切。

同床之下,两人彼此相依,互相给予。雷声渐小,雨声渐弱...

一夜好眠。





学科拟人 物理

现在越来越喜欢物理了owo
大概是因为教我物理的老师太可爱了吧


————————
物理

他看你的眼神中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带着一副镜框略大的眼镜,松垮垮的,衬着午后阳光,更是慵懒无比。

你被电功率拖住了脚步,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全是公式,可却找不出一个有用的。

“又被难住了么?”他的低沉的声音在你耳畔回响,你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

连忙转过头去,他却用手揉了揉你的头,声音里带着笑腔:“当初是你突然闯进来,最后确实我舍不得让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