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蟬

大猪蹄子被小狼狗咬啦🌚(卫龙cp)

(卫龙cp)
一段小狼狗完全没有印象的小插曲.


乾隆二十一年。
蝉鸣声声阵阵,长久不息。正值酷暑,可夜间却是凉爽宜人,那御花园呀,索性成了皇上的心头好。

每每阅奏折至困乏之时便会带着李玉来这儿的小凉亭坐坐,听微风赏月景,可谓一大人生乐趣。

今夜皇上见窗外月朗风清,来了兴致,起身就往御花园走去。李玉见了连忙提着小灯笼屁颠屁颠的跟在皇上身后。
这几日公务缠身,早已心浮气躁,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小憩一下。

可不料凉亭却早被人抢走。

那人侧坐在凉亭边,身边放着碟小食小酒儿,格外惬意。
皇上看着好一幅圆月佳人图,实是不愿打搅。可站了好一阵儿,自己确实是想在此处坐坐,便走入画中。

“谁呀....”佳人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带着些许迷糊的声儿轻问道。
“是你?”皇上眯着眼,有些愠怒。此刻出现在眼前的这张脸确实是破坏了整幅画的意境。

“皇上呀...”魏璎珞摇摇晃晃站起来,“嗝....嫔..嫔妾给皇上..哎..?!”话还没说完就要栽倒,皇上皱着眉看不下去了,一把将人拉住,厉声问道:“一个人怎么喝那么多酒?”随即环顾四周,“连个下人也不带?!”

“嫔妾..只想一个人喝喝闷酒嘛..”魏璎珞委屈的耷拉着头,皇上见此也不好多说,正欲放手,不料却被魏璎珞死死缠住——

“皇上...嫔妾好想好想你呀...”她眯着眼趴在皇上胸口蹭,这不蹭还好,一蹭这龙服上到沾染了些许酒气。

奇怪的是,皇上倒是不厌弃。

“怎么跟只小猫一样粘人..”皇上的耳朵在不经意间红了,可自己都没察觉到。魏璎珞迷迷糊糊抬起头来巴望着皇上,两只眼睛眨呼眨呼的但就是聚不了焦。

无意间瞥见皇上耳朵有些粉红,“嗯...?皇上怎么耳朵有些红啊...染了风寒吗...”她凑近了些,皇上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呼出的鼻息酥软了骨。

“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呀....”说着,舌尖轻轻触了下那红透的耳垂。
一阵微风拂过,池边弱柳轻抚湖面,凉爽无比。

可皇上就不这么觉得了,身上硬是燥热难堪。
“!!!”脸上惊讶着,可身体却没做出反应,倒是让璎珞钻了空子,将皇上贴的更紧。
“在御花园呢,你这可是成何体统...”皇上一直在后退,直到栽在亭椅上。

魏贵人醉了酒,哪还听的进去什么,“皇上..身体怎么这样热...嫔妾帮您脱下..”她轻笑,舌尖把玩着龙子红透的耳垂,手也不安分的在龙体上乱摸。

“哎呀....”李玉捂着脸,提着小灯笼走的远远儿的。

“魏璎珞!”
“皇上,别闹。”她抬起头双眼朦朦胧胧的看着皇上,下一秒便将他的嘴封上,不漏间隙。


————————————

“嗯????我记得自己昨晚在喝酒呢,怎么躺回宫了?”

明玉翻了个白眼儿,将新衣取来,“鬼知道你干了什么啊!皇上一大早慌慌忙忙的把你抱回来,你们俩的衣服都乱糟糟的!干什么去了啊你!”

沈老师就带着一种天然的,你想祸祸他的气质。
就你觉得不祸祸他吧,心里不是滋味。
你知道的吧

《杰幸》

脑洞——
每次都吃的是贼冷门的cp_(:з」∠)_


#杰幸#

“又是你吗?”绅士特有的温柔嗓音在这个人身上也是显露无疑。

幸运儿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泛着紫色的光。

“嗯...让我好好看看你。”杰克小心将满是刀刃的那只手藏在身后,用另一只轻轻托起幸运儿的下颔。

幸运儿拥有漂亮的绿色瞳仁,杰克根本无法将视线从他的眼睛上挪开。

幸运儿很害怕,但他分明从漆黑一片的面具眼窝里看到了杰克含笑的眼角。他恐惧的向后靠去,却被冰凉的刀刃抵住。

杰克凑到幸运儿的耳边,就连话语间也带着笑意:“别跑...”

幸运儿感觉自己被轻轻向杰克怀里推去,刀刃的锋芒似乎减小了不少。

幸运儿虽是害怕,但仍旧听话的抱住了杰克。

后者可以感受到他不停颤抖的身体。

杰克取下面具,轻轻在幸运儿眼角落下一吻。

幸运儿忍不住转头看向杰克,却被人用手摁住脑袋。

“不可以偷看绅士的脸哦,小笨蛋。”

“听说过薛定谔的猫吗?”
“我对你的感情亦是如此。”

(极限挑战)猪羊


极限挑战
猪羊cp (罗志祥X张艺兴)
剧情全靠脑补
脑洞就是我的生命之舟_(:з」∠)_



——————————————
“嗯...”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罗志祥站在镜头的可视区域伸了一个大懒腰。相比起第一期在镜头前的唯唯诺诺,如今可真是放得太开了。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跟随着自己移动的红外线,暗了暗眸。虽说自己是乐天派,可谁又有无尽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总是会累的。

“哎呀...还是早点睡吧。”罗志祥揉揉自己的眉心,最近明显感觉力不从心了,特别是在他的面前...

无论是在游戏里,或是在游戏外,他从未对他说过谎。

他仍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他带着软糯糯的声音,轻轻抱住自己:“小猪哥你好,我我我是你的粉丝!!”

而他也只是做到了一个前辈对该做的,回了礼,松手,一切都只是一个过场。

只是那孩子身上淡淡的清香一直环绕在自己心间,与那几个大哥不同,从起初,直到现在。

罗志祥揉揉睡意渐浓的眼,正爬上床——

“哥!!!!”砰砰砰的敲门声瞬间打乱思绪,门外边儿的人扯着嗓子喊道,似乎被什么牛鬼蛇神追着砍。

不过听声音似乎是他。

面对他,自己没有丝毫的怀疑。即使正处于心机节目组的游戏之中。

开了门,一个白衬衣少年瞬间闪了进来。“小猪哥哥哥哥哥....”他的声音还有些抖,“我房间里有只鸡......”他一个劲往罗志祥怀里靠,“哥你收留我一晚上行吗...”

真的跟只小绵羊一样。他无奈的摇摇头,轻拍着怀中人的背部:“好了嘛你猪哥在这里,鸡就给他压死好了!”

“谢谢哥!”绵羊轻轻笑了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

罗志祥僵在原地,直到感觉到双颊烧烧的,才快步走向厕所,关门声落下。

张艺兴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不过这里没有了那些可怕的尖嘴动物,自己也过的安心一些了。他展开四肢瘫在沙发上,懒懒的望着窗外的雨夜。

玻璃外沉闷的空气中逐渐落下水滴,溅开在地面,弥漫起一片水雾,附着在玻璃上,刻画下浅淡水痕。

睡意弥漫在房间里。他全然不顾四周的摄像头,沉沉睡去。

罗志祥索性洗了一个澡,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侧,浴巾慵懒敷衍的遮盖着若隐若现的物体。他看见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的绵羊,抿紧双唇,拿起浴室内的浴巾遮盖住了房间内四散的摄像头。

雷声隆隆,大雨滂沱,闷热感粘附在每个人的身上。

罗志祥轻轻抱起沉睡的绵羊,放在绵软的被窝内,看着艺兴身上在白日被搞的脏兮兮的衬衣...

“就一晚上...一晚。”他催眠着自己,轻轻替他解开了衬衣扣子。

看起来是感觉到皮肤的粘腻感褪去,绵羊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抱住了干燥舒适的被褥。

罗志祥解开浴巾,“伙计你可别这个时候兴奋啊...”他垂头望着“伙计”,湿漉漉的睫毛滴下水,他一咬牙,看着床上的人,“就一晚。”

“就说他梦游跑我床上了,”他自欺欺人道,“对,梦游。”

他光着身子爬上床,看起来有种做贼心虚的模样,“我就说我喜欢裸睡...”他的头靠在艺兴肩窝里,深吸一口,还是那股清香,缭绕不绝。

清香缭绕在自己身侧,睡意渐浓,正欲彻底放松,却突然被怀中的绵羊吓了一跳,他突然转过身来,死死贴住自己,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

一声闷雷落下,怀中的羊将自己贴的更紧。

“怕雷声吗?”小猪迷糊道,“过来。”他毫无顾忌的将发抖的绵羊紧紧抱入怀中,下意识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乖,我在。”

绵羊似乎没有那么颤抖了,放松下紧绷的肌肉,任凭那人将自己揽入怀中。

雷声仍然未止,淅沥大雨将沉睡的城市笼罩,城市能做的只是接受并适应这一切。

同床之下,两人彼此相依,互相给予。雷声渐小,雨声渐弱...

一夜好眠。





学科拟人 物理

现在越来越喜欢物理了owo
大概是因为教我物理的老师太可爱了吧


————————
物理

他看你的眼神中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带着一副镜框略大的眼镜,松垮垮的,衬着午后阳光,更是慵懒无比。

你被电功率拖住了脚步,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全是公式,可却找不出一个有用的。

“又被难住了么?”他的低沉的声音在你耳畔回响,你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

连忙转过头去,他却用手揉了揉你的头,声音里带着笑腔:“当初是你突然闯进来,最后确实我舍不得让你走。”